从来如此,便对么

从来如此,便对么

这已经不再是偶然,也许这是永恒的话题,即质疑那些理所当然的“因为一直都这样,所以它正确”的规定,看一下《死亡诗社》以及《发条橙》之类的影片,可以感觉得出来它们都有共同且明显的“反正常”情节,许多伟大的人的演讲以...
一个关于没认真对待考试的梦

一个关于没认真对待考试的梦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天色渐暗我正坐在教室考试,发下来的卷子有语文数学和理综,唯独没有英语,黑板上写着只做数学这张卷子,然而我却一直在和前后左右的考生摆弄语言,最终考试结束,他们的数学卷子写的满满的,而我却...
真想撕掉那窗帘

真想撕掉那窗帘

真想撕掉那窗帘,破了那碍事的玻璃一跳了之。或今晚,或明日,运气不好那就再晚几日也无妨,反正总会有人会发现楼下那草丛里藏有那么一具不再那么有生命力和正在腐烂发臭的尸体,反正不出他的意料,不出几日他便可以算是真...